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 成人,新手必看

“退婚?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要是那蛇妖生气了怎么办?”杨羽的意思很明确,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这傻二狗爹知道这杨羽这么阴险,做婊子还想立牌坊,估计想杀了杨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亲自去,彩礼也不要了,顺便带点东西,已示诚意,大师觉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脸迷茫。

  “嗯,不错,我看你儿子的邪气也快渐渐散去了!”杨羽刚一说完,那村妇就跑出来大喊着:“老爷,傻二狗好了,红疹都退了,真是邪门。

  ”“哎呦,你真是大师啊!晚上一定要留下来吃饭!”杨羽是百般推谢,终于把饭局给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回头看看送别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窃喜:把你给卖了,你还帮我数钱!至于下周傻二狗爹会不会来退婚,其实杨羽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刚才的一场戏,杨羽感觉自己是演得天衣无缝,这多亏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这么大胆赌一把。

  人生,到处都是赌博!天色已近黄昏,夕阳西下!杨羽加快了爬山的脚步,这村子又没什么旅馆,借宿还真不习惯,于是还是决定连夜赶回去。

  可杨羽的脚步显然没有太阳西下的速度快,这刚到山顶,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杨羽拿着手电筒照着路,路越来越小,越来越不清楚,更郁闷的事,这荒山野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人气,静得可怕。

  杨羽几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诉他,别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杨羽每次都会呵呵一笑,感觉非常幼稚。

  可自己真的独自一人,在这片大自然中时,也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谁知道隐藏了些什么?杨羽深深得吸了口气,发现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侧竟然是个坟墓,农村还是土葬,很显然这个坟墓里面‘住’了人,杨羽用手电筒照了照,咽了口气,白天他还敢走,但是晚上,一个人,荒山野岭的。

  “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鬼,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等等,我印象中,我过来时,没有看到过这座坟墓啊,难道?”杨羽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杨羽一口气走了过去,头都不敢抬,总感觉坟墓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刚过了坟墓,前面一片杂草,竟然没路了。

  “我咧了个去,我就不该感夜路,我逞什么强!”杨羽后悔了。

  深处荒山深山中,没有方向,没有路,甚至连手电筒的电随时都可以用光,怎么办?杨羽一片迷茫。

  只好拨开杂草,循着点方向,一点点往前走!就在杨羽快绝望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些许灯光,杨羽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灯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兴奋得往那光点处跑去。

  这里算不上村庄,六七户人家的样子,还开着灯。

  杨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户人家走去,绕过树,拨开杂草,发现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杂草丛生,屋内照出微弱的灯光。

  杨羽刚要起步进后院,些许哗啦啦的声音传入耳朵,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院子左侧漆黑中有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女人正在淋澡。

  靠,这农村怎么到处都是春色啊!杨羽兴奋了,躲起来偷看。

  那女人背对着自己,正拿着水管往身上淋,身子丰满,胸前只看到边缘,臀部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两股很深。

  就在杨羽兴奋之时,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才十四岁左右,关键是,她也是裸着身子的。

  “郭美,来,妈妈给你洗洗!”原来是一对母女。

  郭美?杨羽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没有叫郭美的女孩子啊。

  倒也不管,继续偷看母女两一起洗澡。

  这小女孩几次转身,杨羽还是看清了。

  “妈妈,草丛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杨羽刚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这女孩子给发现了。

  那村妇一看,还真是个人,喊了声:“谁?谁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说着,急忙拿起衣服挡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杨羽知道自己露了馅,知道再躲下去也没意思,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迷路了,路过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杨羽也不敢走过去,怕他们误会,何况自己偷看在先,万一她家里的男人冲出来打自己一顿,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顿的,谁让自己没理呢。

  “那你先进屋吧!”谁知道这村妇不仅相信了杨羽的话,还请他进屋了。

  杨羽反而有点惭愧,自己偷窥人家,人家还这么好对自己。

  这点农村和城市又有很多的区别,农村邻里之间,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话那就叫因为信任,所以简单。

  而城里人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安全感,有戒心。

  杨羽松了口气,晚上总算有着落了,可走进母女一看,发现这村妇竟然就是白天那帮忙扛树的村妇。

  “是你?”“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讶道。

  杨羽觉得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证了自己的座右铭: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没想到这村妇帮了自己两次大忙。

  “杨老师?”可惊讶的事还远远不止如此,杨羽竟然听到这女孩子喊他杨老师,可杨羽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就以为这女学生赤裸就不认识了?杨老师愣在那里。

  杨羽愣了半天硬是没想起来。

  “我是郭美,上初一,你上周还教我们体育课呢,告诉我们运动有益身体,尤其是跟我们说”郭美说着脸都红了起来。

  杨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体育课的一名学生,这初一初二一个班级,三十来号人,二十来女生,才上了一次,杨羽自然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当时说,爬山起蹲可以练提臀,让屁股更翘的话,谁知道这郭美还记得自己。

  杨羽有些尴尬,因为今天穿得实在有点寒酸,大大坏了自己大帅哥的形象。

  “原来还是小美的老师啊,快进里屋吧。

  ”村妇可从来没见过什么老师,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所出息,因为从这爬到浴女村上学,那还真不是一般的远。

  杨羽急忙点了点头,顺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妇,却发现这洗干净了的村妇哪里还是白天那般模样。

  郭美的妈妈洗干净了身子,看起来年轻多了,三十五左右,原来盘起来的头发也挂了下来,还带着卷儿,虽然遮住了大部分关键部位,但是整个身体的皮肤身材还是看的很清楚,风雨犹存啊,比城里二十几的姑娘还要年轻。

  屋内非常节俭,一进来就是厨房,那叫锅灶,压根不是城里烧的煤气炉,那都是烧的柴火,旁边摆了饭桌。

  左边是个房间,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我叫赵迎,(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你就叫我迎姐吧。

  ”赵迎从黑乎乎的房间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都清秀了起来,这可比城里的少妇要漂亮多了。

  而郭美却是从外面进来,不知何时穿的衣服,这让杨羽很奇怪。

  “我叫杨羽,你也可以叫小羽。

  对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没看见他?”杨羽好奇的问。

  “他?”赵迎欲言又止。

  “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头都不回来。

  ”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妈妈回答了话:“家里很久没来男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你个乌鸦嘴!”赵迎急忙训斥道:“杨老师还没吃晚饭吧,我下碗面给你,你等等啊。

  ”杨羽这才知道,原来迎姐是留守妇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当过留守儿童,心一下子疼了起来,无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考验。

  而杨羽也发觉,自己已经饿过了头,肚子都没了知觉,只好嗯了一声。

  赵迎又从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条,从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下了一块腊肉,就开始烧起来。

  郭美今晚却显得很开心,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家已经寂寞很久很久,算下来,已经一年没来过什么男人,虽然她还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

  杨羽见郭美烧柴熏得一脸黑烟,急忙过去帮忙,这锅灶小时候也都是这样烧过来的,一点都不觉得稀奇。

  郭美抬头看看妈妈,发现妈妈面露笑容,郭美已经很久没见妈妈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妈妈,杨老师今晚是睡我们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问出这么个问题。

  杨羽愣了下,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法回答,因为自己确实来求宿的。

  “是啊,你晚上跟妈妈睡,杨老师去你那睡!”赵迎边炒着青菜说道。

  “不要,我一个人,杨老师跟妈妈睡!”杨羽一听,惊呆了,这娃子也太懂事了。

  抬头看了看赵迎,赵迎正一脸尴尬,急忙解释:“你小子乱说什么呢?”“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郭美喊得更响了更起劲了,虽然她还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几次半夜被妈妈的呻吟声吵醒,好几次,看见妈妈躺床上,手伸到腿下面,折腾来折腾去,郭美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

  如今,杨老师的出现,一下子让郭美高兴起来,因为妈妈今晚不用一个人了。

  “别喊了,被人听见的,快停!”赵迎已经急了,收留杨羽过夜本来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语,还这宝贝这折腾,万一真有人路过,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别喊了,你晚上一个人睡可以了吧?”赵迎发现拿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先应付下来。

  杨羽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农家面,也许是饿过头了,整整吃了两大碗。

  赵迎和郭美母女俩看着杨羽狼吞虎咽的样子,逗得他直乐。

  “真好吃,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呢。

  ”其实杨羽不知道,这点腊肉,母女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炸上一点点,满足下嘴馋,平时都舍不得吃,这一下被杨羽吃了一大块,虽然心疼,但这点腊肉换快乐,母女俩觉得很值得。

  “杨老师如果爱吃,就经常来吃吧,我妈妈一定欢迎。

  ”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

  “好啊!到时吃光了你们家的面条可别哭鼻子!”杨羽当然乐意来了,这留守妇女这么好的机会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两的生活必然很艰苦,偶尔过来帮点忙也是好的。

  “你啊,别缠着杨老师了,杨老师还要洗澡呢,快去写作业,睡觉。

  ”赵迎准备还是先把这小鬼头给打发走,不然不知道会说出多少让她尴尬的话。

  郭美调皮得吐了吐舌头,就往外面跑去,接着听到爬梯子的声音,杨羽才知道,原来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楼,而郭美的房间也在赵迎卧室的正上方。

  “我去给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将就点穿吧?”迎姐解释着。

  “不,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内裤就更不习惯了。

  ”也许穿下衣服还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内裤杨羽宁愿裸着。

  赵迎一听,也觉得给老公的内裤穿不太合适,也就随杨羽去了:“要不我先铺下床,等下你直接进被窝,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许就能干!”杨羽嗯了一声,就往后院走去。

  农村的夜晚本来就是要冷许多,何况这是在山顶,那就更冷了,杨羽将自己脱了精光,就淋起水来,奇怪的事这水竟然是温和的。

  赵迎在里屋铺着床,而杨羽就在里屋窗户的正对面赤裸着身子冲澡,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赵迎心里自有有所想法。

  不过,让杨羽和赵迎都没有想到的事,二楼的郭美却悄悄的探出了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杨羽的身体看,而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杨羽的整个身子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含那里。

  这让对未知性世界充满好奇的郭美来说,无疑是革命性的,因为哪怕一年前,她才开始发育前,她对这些东西还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哪怕从自己的房间可以直接看到里屋下爸爸压在妈妈身上肆虐的场景她都没任何兴趣,可是一年前,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化了,胸前慢慢发育,下而开始变化,但是最重要的事,她发现抚摸那里会让自己很舒服,这抚摸那里这事是今年无意中从妈妈那学过来的。

  洗完澡,整理了下头发的杨羽又恢复到了之前帅气的模样,所以当赵迎在里屋看见杨羽那么帅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深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夺过杨羽手上的衣服和内裤就匆忙奔出了房间,杨羽还一头雾水。

  而在杨羽的头顶上,一双眼睛,从头到尾跟着杨羽的移动而移动,这里屋的灯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杨老师那东西。

  杨羽冷得急忙钻进了被窝,可这时,他才发现,这房间里哪有地铺?分明就只有一张床!迎姐没有铺地铺吗?迎姐这么主动跟我睡一张床?杨羽觉得自己最近的桃花运有点多,昨晚跟紫舒大干了半小时,都磨疼了,没想到那么紧。

  而迎姐整整一年未行房事,饥渴是能理解的,毕竟是这个如虎的年纪。

  正上方的小美熄了灯,趴在地板上偷窥着下方,这地板可是木头的,下方可没水泥这么高级的东西。

  之前小美在木板间挖开了个小缝隙,可以完全看见正下方妈妈的房间,心中有股强烈的刺激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偷窥这点事。

  其实这时最紧张的应该是赵迎了,赵迎不是故意不铺地铺的,而是实在拿不出像样的棉被了,家里那是真的穷啊。

  出门打工一年多的老公一点消息都没有,甚至没寄回家里一点钱,赵迎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扛树这种活连壮汉都不敢去,可她明早还得四点起来扛树到隔壁镇,可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带着小美到处乞讨吧。

  结果赵迎越想越气,一肚子苦水哗啦啦的都涌了出来,眼里都是泪,她恨不得趴到杨羽身上大哭一场,杨羽的突然到来,给了她一丝的安全感和依靠。

  赵迎洗好了衣服,挂到了右边的屋檐下,回了屋,锁了门,熄了厨房的灯,低着头尴尬的进了里屋,关了门,拉上了窗帘。

  正不知怎么跟杨羽解释时,杨羽倒先开了口:“迎姐扛了一天的树,回来还给我烧面洗衣服,应该很累了吧,早点休息吧,这山顶比山下冷多了,两个人挤挤还更暖和,如果迎姐不介意的话?”没想到杨羽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赵迎心里听了暖烘烘的,还有人关心她,而且还主动帮自己回避了尴尬。

  赵迎毕竟是第一次背着老公跟其他男人一起睡,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可一想起自己是个女流之辈,有正常的七情六欲,谁让老公一年都不回家呢?赵迎还听说,出去打工的村民还常常组织临时夫妻行房事,谁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不是和村里的陈娟在外也是这样呢,当时他们俩可是一起去的,搞不好他们俩也正在做那事呢。

  赵迎找了一堆说服自己的理由,可第一次跟其他男人睡还是有些紧张。

  赵迎从衣柜里找出件睡衣,无非就是宽大点的衬衫而已,说道:“杨老师能关下灯吗?我要换下衣服。

  ”赵迎说得很轻。

  “站那多冷,进被窝换吧,我已经暖和床了。

  ”杨羽很有诚意的说道。

  赵迎一想也对,自己本就怕冷,就畏畏缩缩的爬上了床,也不敢看杨羽。

  杨羽拉了拉床头的灯,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

  小美发现啥也看不见了,一阵失望,就爬回了被窝。

  赵迎轻轻地爬上了床,脱下裤子,伸进了被窝,接着脱去了衣服。

  杨羽中感觉到迎姐赤裸的身体,两人都感觉到彼此那急促的呼吸。

  正当赵迎找着衬衫准备穿的时候,杨羽双手抱了过来,将迎姐直接抱进了被窝。

  

许静明显不愿意和自己再联系了,他如果敲门进去,肯定会被轰出来的,到时候整栋楼都知道自己是个老不正经了。

  老王重新回到了门卫室,一会儿工夫,许静老公抽头丧气的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小区出入口需要门禁卡才能打开,许静老公常年在外,门禁卡不会带在身上,在推门后发现自己无法将门打开。

  他扫去脸上的不快,看向门卫室的老王从兜里面掏出香烟,在掏烟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许静老公根本就没有挺进耳中。

  他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老王将窗户打开,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老王,指着小区铁门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我没带门禁卡。

  ”老王接过香烟,他虽然很想询问许静老公刚才和许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也只能忍住。

  拿着门禁卡从门卫室出来,老王将铁门打开后,在许静老公感谢之下目送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家中有娇妻却不知道好好守着,要是我一定会让她夜夜高潮迭起,夜夜似新娘。

  ”老王啧啧嘟囔一声,转身准备回到门卫室,脚却不偏不斜踢在了许静老公掉落在钥匙上。

  他弯腰将其捡起,抬头看向许静还亮着灯的窗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淫荡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许静家里,装扮成许静的老公,狠狠的将许静压在身后,猛烈的撞击着她娇嫩的身躯。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王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许静亮着灯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许静却还没有关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王继续等了半个钟头,灯光关闭之后,他隐约看到许静从窗户前经过。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许静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王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撞击许静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衣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王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许静和她老公刚刚吵完架,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王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六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许静老公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王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月光昏暗,客厅内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厅的布局。

  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来过,更加可以确定许静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穿过客厅,老王很快来到了卧室门口,卧室房门并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

  老王兴奋异常,慢慢将房门推开,接着昏暗的小夜灯,他看到许静正躺在床上熟睡,在床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许静的孩子正在婴儿床里面熟睡。

  老王知道今晚这个机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他蹑手蹑脚来到了房间里面,站在床位看着只穿着一件薄纱睡衣的许静贪婪的舔着嘴唇。

  许静睡衣下面穿着一条黑色内裤,因为晚上睡觉,所以她的身上并没有佩戴胸罩,而是光着膀子,两只硕大的豪乳垂在床上。

  虽然昨天不但摸过而且还吃过,可是此刻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老王格外兴奋,他的毛虫早就已经苏醒变得坚硬如铁,正挤压在裤子里面让老王非常难受。

  他扭动了一下身体,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这才把裤子连同内裤一并脱下。

  老王胯部武器高高翘起,都快要触碰到了肚皮,随着他的走路一晃一晃。

  慢慢来到熟睡的许静身边,老王贪婪的盯着这具美酮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将粗糙的大手探向了许静的脚踝部位。

  许静已经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顾小孩,早就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王一边轻抚一边瞄着许静的内裤,他将熊腰朝许静的后臀慢慢顶了过去,当顶端触碰到薄纱睡衣的时候,老王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声。

  粗糙的手掌顺着许静的小腿慢慢向上滑过,触摸着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内裤包裹的神秘部位试探了过去。

  许静没有察觉,不知是不是做梦,她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幕吓得老王稳住了自己的动作,他屏息盯着许静,生怕她会突然苏醒过来。

  好在许静没有醒过来,而是将双腿分开,这样可以让老王的手掌全部覆盖在神秘部位上。

  老王心跳加速,当指尖触碰到内裤的时候,许静敏感的身体突然剧烈一颤,从鼻孔发出了一缕舒爽的呻吟声。

  许静长时间一个人照顾孩子,体力早就已经被抽离干净。

  本以为老公回来会好好将她那具饥渴难耐的身体好好滋润一番,可是丈夫却在房间内发现了老王存在的迹象,和许静争吵了一番。

  许静心里面极其崩溃,她因为身体的关系,虽然被老王推油按摩,但是在关键的时刻,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却被丈夫如此误解,更加让她无法承受。

  在老公离开之后,许静也陷入了身心疲惫之中。

  老王此刻并不知道许静的悲伤,(儿童智力故事)他早就已经想要得到许静的身体。

  刚才在按摩推油的时候,他就想立刻进入女神的身体之中。

  可是因为想要将女神的欲望全都激发出来,老王前戏做的非常充足,但就在要准备进入身体的时候,却遭到了许静的阻拦。

  现在许静依旧睡着,老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着许静那条毛茸茸的花蕊,一滴滴晶莹剔透的粘液在老王的触碰下纷纷从桃花源深处分泌了出来。

  虽然许静已经睡着,但是却依旧感觉到了这种长久未曾得到的快感正侵占着自己的身体。

  伴随着老王的轻轻抚摸,睡熟中的许静娇喘连连。

  

一般一场好的性爱,都会以男女之间的彼此高潮来完结,其实,很多时候,女人在高潮方面要比男人更加难收获一些,但是,只要是男女在性爱中可以足够情感浓厚加上不错的性爱技巧,让女人有高潮反应也是没可能的。

  记住哦,想知道她是不是要马上高潮了,你可以看她有没有这样几个动作。

  动作一:臀部扭动一般在女人逐步感觉到高潮的刺激时,她们就会超级迫切这种感觉抓紧加速袭来,于是她们的臀部自然就会有规律摆动起来,这个时候臀部的扭动一般就是不自觉的,正是一个高潮的动作反应,同时,也是女人的一个不自觉动作调整,这种调整其实就是让自己在生殖器的彼此接触中,可以快速找到可以让自己足够兴奋的那个摩擦点,所以,这种摆动一直进行的时候,也就是女人要高潮的节点了。

  动作二:挺进臀部还有一个也是体现在臀部的动作,那就是当男人生殖器不断撞击女人臀部的时候,女人也会自觉去加大(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力度去把臀部挺进,这个时候,其实就是想着在力度方面可以更加大力一点,因为只有这种有规律而且特别大力气的刺激,才能让女人在特别短的时间之内马上就高潮。

  没错哦,当女人的臀部挺进超级有节奏,和男人的“进攻”配合特别合拍的时候,也就是女人要有高潮出现的时候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5361.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3021.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1479.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6179.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2643.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7607.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4540.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4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