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one piece hentai,新手必看

“不了,我今天预约了张医生,十点要赶到医院,你也收拾一下,一会儿送我过去。

  ”王洁惬意的依偎在刘明怀中,摇了摇头道。

  “张医生?你难道……”刘明闻言,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如遇雷击的站在了原地,搂着王洁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放了下来。

  张廷建,是王洁的主治医师,王洁的双眼治疗便是张医生在负责。

  由于王洁眼疾的特殊性,他们平时一个月去一(故事网)次医院拜访张医生,开一些日常用的辅助药物就行。

  刘明清楚的记得上次拿药是在一周之前,家里的药还有几大盒,王洁显然不是去拿药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王洁她想要通过另外一种手段,治疗眼睛。

  “没错,我想要再去咨询一下手术治疗的方案。

  ”王洁的回答,印证了刘明的猜测。

  她虽然口中说是咨询,但是其实已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这个手术,她必须要做!刘明闻言,却是难得激动的喊了起来,严词拒绝道:“不,不行!别的事情我都可以迁就你,但手术这事,我绝对不同意!”“为什么?”王洁不解的看向刘明,虽然她看不清,但是她能感受到刘明的脸就在那个方向。

  “手术成功率只有五成,这还是乐观估计的结果,我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个风险,要是搞砸了,你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复明了。

  ”刘明剧烈喘息道。

  王洁却很是平静:“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吗?做手术起码还有一半的机会,要是这么死等下去,我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见东西了。

  ”其实,自从王洁失明以来,尽管按时吃着药,但她的情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

  医生也说了,虽说是暂时性失明,但是这个时间,可不是眨一下眼那么一会儿工夫。

  大多数病人恢复视力的时间,几乎都在三年以上,更有一部分人,彻底成了瞎子。

  “我不在乎,就算你以后都看不见,有我当你的眼睛就好了。

  ”刘明深思熟虑后,咬牙发誓道。

  他要是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又怎么会向王洁示爱呢?“可我在乎!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个瞎子!”刘明的诺言,并没有赢得王洁的感动,只得来冰冷的驳斥。

  “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刘明退到了门口,作势要将王洁拦在屋内。

  两人之间,莫名的出现了一种剑拔弩张的势头来。

  似乎是感觉到刘明的动作,王洁的脸上骤然生出一股怒意,她转过身来,朝着刘明的方向,冰冷的说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为我做决定?”“我……”刘明顿时有些语塞,说到底,他和王洁并没有任何名分上的关系。

  如果非要说关系的话,他不过就是个自作多情的义工,哪有一个义工或者保姆给主人做决定的?“让开!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

  ”王洁再度催促道。

  看着王洁一脸怒意,冷漠冰寒的模样,刘明的心中一阵苦涩。

  这和他昨天看到的还是同一个人吗?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王洁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和自己闹成这副模样。

  但现在他不得不做选择。

  要么,让王洁自己去医院,要么,自己送王洁去。

  这……还需要选吗?“好,我送你去。

  ”刘明垂丧着头,无奈说道。

  那言语中的落寞,溢于言表,只是听声音,王洁都能够想象到刘明此刻的模样是多么的绝望与担忧。

  王洁的心,顿时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疼痛。

  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火了,但她别无选择。

  她之所以会突然想要做手术,其实就是因为刘明昨天晚上的一句话:“我相信你的眼睛会有复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会有打开的一天。

  ”她仔细揣摩这句话后,便意识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

  其实她的心扉能不能打开,和她的双眼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意识到,或许她不敢接受刘明,不单只是害怕背叛自己死去的丈夫,更是担心成为刘明的负担。

  如果她的双眼能够复明,不再是刘明的拖累,或许她才有勇气顶着不伦的骂名,不顾一切的和刘明在一起。

  否则,她既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又拖累了丈夫的兄弟,这要是将来到了那头,哪还有脸去见死去的丈夫呢?只可惜,刘明毕竟年轻。

  他深深的被王洁那绝情的一句话给打击到了,他并没有意识到王洁真正的意图。

  他开始胡思乱想,猜测王洁不说喜欢他,其实就是不喜欢他的意思。

  他和王洁的两次逾矩之举,完全都是本能导致的冲动,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这般想着,刘明的心情是愈发的糟糕,尽管他对王洁无比担心,但在去医院的路上,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和王洁说。

  而在到了医院以后,他再想说些什么,却没有机会了。

  由于问诊过程涉及到一些病人的隐私,在没有王洁的同意下,他只能坐在诊室外面苦等。

  “刘大哥,你来了?”说巧不巧,正在刘明苦思冥想如何打破这个僵局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啊?是小静啊,今天你值门诊?”刘明反应慢半拍的闻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短发女生正嬉笑的看着自己。

  这个护士,名叫李静,刘明是当时王洁住院的时候和她认识的。

  因为年龄相仿,在医生和王洁的撮合下,他们俩还尝试过相了两回亲。

  可刘明心有所属,尽管李静年轻漂亮,善良能干,但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只是成为了偶尔微信聊天的普通朋友。

  “是啊,好不容易从住院部逃出来,门诊的工作可轻松多了。

  ”李静打了个哈欠道,显然门诊也没有那么闲。

  “那就好。

  ”刘明木讷的点了点头,随口应道。

  “你今天……”李静瞅了刘明一眼,随即慢慢的将脸贴近刘明,仿佛是在仔细观察刘明的表情。

  没过片刻,李静和刘明之间,便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了。

  饶是刘明心猿意马,也难以无视一个美女如此近距离的接近。

  “我……我怎么了?”刘明立刻向后靠了靠,不无紧张的问道。

  “你今天不太对劲,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有心事?”李静的脸上划过一抹坏笑,总算是将头抬了起来,放了刘明一马。

  “算是吧。

  ”李静一语中的,刘明也无从辩驳,毕竟他的难过全部写在脸上,任谁都看得出来。

  啪!刘明话音刚落,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

  紧接着,李静径直坐在了他的旁边,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没事,哥们今天下班早,陪你去酒吧喝两杯,一醉解千愁,什么烦恼都解决了。

  ”“下次吧,我得照顾我嫂子呢。

  ”刘明歉意一笑,婉言拒绝了李静的提议。

  “行,有需要随时call我,谁叫咱俩是哥们呢!”李静看了一眼紧闭的诊室大门,耸了耸肩,也没多问,撂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毕竟她还在工作,没那么多时间闲聊。

  李静走后没多久,诊室的大门终于重新打开了。

  王洁笑容满面的从诊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身边,还有搀扶着她的年轻医生,张廷建。

  “那咱们说好了,晚上七点,德瑞西餐厅,我去接你。

  ”张廷建一出门,当先一句话,直接如同一把尖刀一样,插在了刘明的心口。

  而更让刘明愕然的是,王洁居然立马同意了这位张医生的邀请。

  “那就麻烦你了,张医生。

  ”王洁欠了欠身,恭敬说道。

  张廷建,人帅多金,典型的成功人士。

  三十出头的年纪便成为了市人民医院眼科的科室主任,三年前,更是因为成功给市长做了一台超高难度的眼科手术而名声大噪。

  

我是一名保安队长,今年二十六岁,体格和长相都不错,因为工作能力出色,才当了两年保安,就得到经理的赏识,提升为公司的保安队长。

  可好景不长,当上保安队长没几个月就出了车祸,导致神经出现问题,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还好精神病院的女护工和女医生很多,而且特别漂亮。

  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因为我这个年纪被撞出神经问题,觉得太可惜,还是其他缘故,很多时候都对我特别照顾,让我在这里过得滋滋有味。

  可有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诉这里的医生,那就是我已经恢复了,不敢说是因为我担心我去找医生,坦白我恢复的事情,会让医生觉得我的病情更加严重,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

  我知道想出去没那么容易,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装作一个精神病,暂时呆在这家医院里面,打算找机会逃出去。

  不过这几天晚上,我睡觉时一直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幻觉,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等待着那喊我的声音。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个点其他的病人应该都沉睡在梦里,我反而是越来越精神,期待着那熟悉的声音。

  “张千……”来了!忽然听到这几天晚上都能听到的声音,一下子机灵了起来,发现声音是从医院走廊外的更衣室传来的。

  我立马起身光着脚下床,因为我的病房在走廊尽头,病房房门正对着更衣室的,所以打开房门之后,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况,里面灯光昏暗,房门半掩,隐隐约约能见到里面有个女人。

  长发披肩,身材苗条。

  那……是杨姐!而且从我这个角度,能够隐约看到杨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

  她……她在干什么?!而且还喊着自己的名字?想到这儿,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来。

  杨姐,原名叫杨芸,是这家精神病医院的护士。

  杨姐平时的工作就是负责照顾我,因为长得漂亮,医院里有不少男医生都在追求她,可是,我万万也想不到,她居然会半夜在更衣室喊我的名字!虽然看不到杨姐的脸,但是我的脑中却已经浮现出了她的脸蛋,她那双秋水眸。

  我心下像是被猫抓了似的,终究忍不住,轻手轻脚地朝着更衣室走了过去。

  夜晚医院的走廊很安静,我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声音,走的越近,杨姐的的声音就越清晰!走到更衣室的门边,我探过头去,透过那条更衣室的门缝朝着里面看了去。

  只见,宽敞的更衣室里,杨姐上身穿着粉色的护士服,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真是个美女。

  以往她总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微笑着照顾自己穿衣吃饭睡觉,那时候的她,就像个天使一样。

  可是现在,她却头发凌乱,眯着眼睛,脸颊泛红,嘴里还喊着我的名字!这一幕,让我心跳加剧!想到这里,我的眼睛忽然瞪大,脑子里也一下子窜出了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想法。

  对啊!我是精神病,那么不管我做什么,别人都不会觉得奇怪,杨姐也是!以前我发病随地大小便的时候,杨姐都没有责怪过我,反而还微笑着帮我穿裤子。

  那么……就算我现在推开门进去,杨姐也不会说什么的!这个念头使得我血液加速,心脏“砰砰砰!”直跳,脑子里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说:“推开门!推开门!”终于,我伸出手,一把将更衣室的房门给推开!“砰!”房门撞到后方的墙壁,发出一声轻响,但就是这声轻响,使得杨姐一下子坐了起来!她面色涨红,慌张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这才抬头朝着我看来。

  当她见到来人是我之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随即才像以往那样温柔而又略带无奈地说:“张千,你怎么不睡觉又到处乱跑,你……”或许是看到我健硕的身材,杨姐那一双美目很明显地瞪大。

  以往的杨姐,虽然每次都会替我穿衣服裤子,但那时候我还在犯病,从来没有往深处想,可今天已经完全不同,因为我已经恢复正常了!她明显心慌了,连忙别过头去,挪开视线,轻声说:“张千,听话,快把衣服穿上!”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下一阵暗喜,果然,杨姐只当我是个神经病,根本往深处想。

  她肯定还以为我是发病了,所以才会闯到这里来。

  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主意,所以故意朝着杨姐走过去,走到杨姐身旁之后,我故意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我要上厕所……”杨姐吓了一跳,还以为我真要撒尿呢,连忙起身躲开,她脸庞通红,却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只能轻声说:“张千!别闹,跟我走,我带你去厕所。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伸手来提我的裤子,想要帮我把裤子穿上。

  可我哪里会如她的意,装作往常发病的模样,咬牙切齿说:“我要在这里!你刚刚就在这里上厕所,我也要在这里!”说到这里,我转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和杨姐刚才如出一辙。

  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在观察杨姐的表情,我发现,她的脸比之前更红了。

  那美丽的眸子里更是闪烁着一阵难为情的光芒,可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我……她肯定已经知道我发现刚才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她眼神闪过一抹复杂的色彩。

  因为我是个神经病,她不但不敢跟我发火,反而还害怕我会把这事给说漏嘴,让其他的医生护士知道。

  所以,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下来,明显在想应该怎么办。

  半晌,她咬了咬牙,转身去将更衣室的门关上了,随即,才走了回来,蹲到了我的身旁。

  她脸蛋红红,轻声轻气地说:“张千,你……你要答应我,只有我们俩的时候,你才能在这里上厕所,不然,我就带你去医生那儿打针!”去医生那里打针,就是打安定,强行让病人安静下来,这是医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

  我知道杨姐是想要吓唬我,才这么说,所以我装作被吓到了的模样,连忙坐起来说:“不打针……我要上厕所……”“张千,你别动……”杨姐下意识的推开我,“好好好,你别乱动,我帮你。

  ”杨姐的手很漂亮,十分白皙,五指纤细修长,指甲上还涂了淡红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养眼。

  只是,我根本就不想上厕所,过了半晌,她发现我没动静,便轻声说:“张千,你没尿,快去睡觉。

  ”我本来就不想,本来就是故意的。

  于是,我又装作发病,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想上厕所……杨姐,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来,我要找医生!”一边说着,我一边起身假意要出去找医院里的值班医生,可杨姐听到我这话,却被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一把拉住我说:“张千,你没病,这是……是正常的,不用找医生。

  ”我皱着眉毛摇头:“不,要找医生。

  ”杨姐急的满头大汗,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开,生怕我会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给吵醒,她犹豫片刻轻声说:“不用找医生,我能帮你。

  ”说到这里,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杨姐还有些害羞,别过脸不敢看我,美丽眸子里泛起了一层迷蒙的雾气。

  我心下激动,难道杨姐喜欢我?果不其然,再隔了一会儿,杨姐突然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一直在注意着她,见她一抬头,就立马装作原来犯了病的呆愣模样。

  她稍稍放心几分,开始帮我按摩。

  “恩”这么近的距离,看着杨姐那美丽的脸庞,我感觉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我一时激动,不小心动了下,她突然一下睁开眼睛,美丽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住了我。

  被杨姐这么盯着,我心头发毛,坏了,难道杨姐发现我在装病?!可下一刻,杨姐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说:“张千,现在好点了吗?。

  ”我一愣,因为我还在装病,不能直接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说:“难受……。

  ”(爱女狂欢)杨姐吃吃一笑,摇头自语说:“就知道和你这个神经病说不清楚。

  ”她嘴里虽这么说,却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吓的我以为杨姐发现我装病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起来,生怕会引起杨姐的怀疑。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是我想多了,杨姐压根就没发现自己是装出来的,这让我松了一口气,这也让我开始欣赏起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来。

  没想到,杨姐竟有这么美丽的一面,看着她努力帮我按摩的样子,我不禁心里一阵感动!“哼……臭小子,你可真难伺候!”杨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是那句话落入我的耳朵里,却仿佛是在向我撒娇一样,我看向她的眼神,也越来越柔和。

  看着杨姐这般模样,我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贤惠了,比我之前谈的女朋友还要好,过了好久,她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我。

  我注意到杨姐眼神里的复杂,想到到这里这么久,也没见过杨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应该是单身。

  不过杨姐这个年纪的女人,肯定有着自己的需要,而我在她眼里就是个精神病人,也不知道现在是做什么,她看到我壮硕的身材,一定会有别的想法。

  难道她这是在犹豫么?我不能给杨姐反应过来的时间,急忙开口道,“杨姐……还没好!”“杨姐给你想办法,你先别吵。

  ”“痛……”杨芸抬头看了看我,她的眼神忽然一变,然后抬头看着我说,“张千,等下芸姐给你玩个游戏,你不许告诉其他人,这个游戏只能你跟芸姐一起玩,知道吗?”听到这话,我心跳都慢了半拍。

  “芸姐,我想上厕所……”“臭小子,难怪可以当上保安队长,身体真健硕”杨芸红着脸似乎有些犹豫,这时,她忽然站起身,让我躺下去。

  我傻乎乎的点头,按照杨芸的意思躺着,我内心虽然有些失望,可当接下来我不禁瞪大了双眼。

  杨芸弄了一下披在肩上的秀发,拿起旁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大口,一双美眸看着我。

  “张千,我跟你玩个游戏,要听话,不然我以后可不跟你玩游戏了。

  ”“行,我听芸姐的!”杨芸贝齿咬了咬红唇,忽然把身体转了过去。

  卧槽!我心头一震!正准备一亲芳泽,这时忽然看到杨芸回头看着我,“张千,记住不许反悔。

  ”话毕,她没等我回答,直接扭过头,我心头狂跳起来,这是在暗示我吗……此时此刻我觉得我简直就是个幸运儿,正在心里感慨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吵闹声。

  杨芸和我都被这吵闹声给吓傻了,她立马收拾好自己,一脸的惊慌,倒是我,没有她那么大的反应,因为我本身就是个病人,就算是被人看到,也用不着慌张。

  可是对杨杨芸来说,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要是让人看到并且说出去,那她就没脸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看着杨芸一脸的紧张,暗道糟了,怎么这个时候会有病人出来啊,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儿。

  我听到外面那些病人的动静,竟然大喊大叫地跑到走廊里来了!

……就,我可能还是有点放不开。

  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灵兮看了洛一老妈一眼,再看了看早餐,静静地定住了一会,好像在权衡着什么,一秒后,她终于还是决定……顾清婉微微喘气,这个教室真是太难找了。

  像寄居蟹一样只露出脑袋还有呆毛,平时郁闷地低头打游戏,要么就是嘟着嘴朝我闹变扭。

  感谢对方付出的句子说实话,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女班导对我勾引的成分,所以哪怕嘴里说着喜欢李雨桐要告白,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女班导的话语吸引,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今晚会不会睡在女班导的床上,等等等等,那些暧昧又猥琐的想法,在我脑海中真实的呈现出来,难道她们每次都是往这边来的?白杨跳高的时候,洛成君特意去看了眼,白杨不慌不忙地走到杆前,感受高度后,随意地走到一旁,双臂一震,飞快跑到杆边,双脚用力一蹬,瞬间脱离地面,身子像飞燕一样腾空而起,向上跃起,轻松过杆,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果然,你是有备而来。

  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在离家后,第一次尝过路边烧烤的滋味后,我发现我错了。

  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交谈,直到到了宿舍楼下。

  唐类别啊,你帮我去报名,你跑步的时候我帮你看衣服拿手机。

  你胡说什么呢,我家小姐才不稀罕东宫之位呢天心越说越急。

  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最让我头疼的,就是这个分组问题……我的小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叶然的学生制服上沾满了无数男生的脚印,黑色的长发被一些男生无情无义(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地践踏着。

  在星珞的不远处,一辆银白色的凯迪拉克缓缓驶来,车体的曲线优美有一种不能言喻的美感,这一切无不象征着车主人的品味层次。

  芳玉的一双柳眉拧紧,道:“刚才安公公来报,说兵部尚书早朝结束后,在回府的路上被人暗杀了。

  语毕,如来时一样神秘出现神秘消失。

  人们总是以为奋斗过就能过上好日子,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就好像我们高中高考的时候死命啃书,好不容易到了大学,以为人生巅峰就要来了,我们快乐的日子就要来了,别人有的,我们也会有。

  我躲开瑞雪的腿,并顺手捉住她的小脚。

  夏雅,你怎么突然想玩这种东西了。

  感谢对方付出的句子滚滚滚,打个锤子铁,人家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再说了,我们要走的路还长,第二次见面,就这样,我他妈又不是禽兽。

  他那石臂的肩膀部开始裂开,变成了减去阻力的梭形,这一拳势大力沉。

  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原来如此,刚才耳边的风声就是柯尔琉斯飞过来的声音,金色的闪光是琳达的魔法,她带着我远离了那个萨蒂酋人。

  我怀抱着我的沙漏,艰难地朝他们挥手,再见——放松下自己,灵魂得到净化升华!刚要低头,他用手抬着我的下巴,吻了过来。

  直到那一页: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4381.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6871.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4802.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3058.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817.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7474.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3969.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a.aspx?44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