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臺灣 a 片,新手必看

刘永才和刘大庆马上一起点头。

  孙奇胜不疾不徐的问道:“那他在桃花村的名声怎么样?”刘大庆恨恨的说道:“那小子简直坏透了。

  从小就顽劣,打架、斗殴、掀女人的裙子,摸女人的屁股,哪样坏事没干过。

  乡亲们恨不得把他赶出桃花村。

  ”孙奇胜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笑呵呵的看着刘永才,“永才,你呢,你这间诊所的生意怎么样?”刘永才甚是得意的说道:“肯定很好了,这两年桃花村的村民都来我这里看病了。

  那小子的医务室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孙奇胜又盯着刘大庆道:“刘村长,医术比试的规则是你定的吧?”刘大庆点头道:“是的,还没有定好呢,想听听你的意见。

  ”孙奇胜轻笑道:“呵呵,这就好办了。

  永才,你不要担心,放心喝酒吧。

  ”刘永才惊喜的问道:“表叔,你有办法?”“刘村长,其实医术比试的胜负就掌握在你的手里。

  你想让谁赢,谁就赢;想让谁输,谁就输。

  ”“哦?”刘大庆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孙奇胜,“孙院长,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你能不能说得再详细些。

  孙奇胜神秘一笑,摇着头道:“在我看来,这次医术比试,医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比试的规则,你们再仔细琢磨一下我刚才问你们的问题,答案就在里面。

  ”听了孙奇胜的话,刘大庆、刘永才都陷入到深思之中。

  “小春哥,小春哥……”次日清早,滕小春被一阵急促的叫唤声惊醒了,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看到一脸稚气的小黑喘着气跑了进来。

  因为忙于修炼仙术,昨晚滕小春等到鸡叫了三遍时才睡,这时候还昏昏沉沉的。

  小黑心急如焚的说道:“小春哥,快……快去救我娘吧。

  ”“小黑,你娘怎么啦?”滕小春一咕噜坐了起来。

  “我娘病……病了,睡在床上起不来了。

  ”滕小春一听,奇怪的问道:“小黑,你娘病了,怎么不去找你伯伯看病呢?”小黑的娘叫刘娇娇,本村人,是刘永才的老弟刘永茂的媳妇。

  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生病了,自然该去找刘永才看病才是。

  小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勾着脑袋说:“我已经去过伯伯家了,我伯母说他到县城办事去了。

  我娘说了,要是找不到伯伯,就来找你。

  ”顿了顿,抬头看着滕小春道:“小春哥,你不会是生气了,不给我娘看病吧。

  ”“哪能呢?小黑,我们快走。

  ”滕小春跳下床来,顾不得擦把脸,背起医药箱就走。

  俗话说:救人如救火,刻不容缓。

  熟悉滕小春的人都知道,他的思想境界可没这么高。

  滕小春的行动之所以如此迅速,其实有着不可告人的想法。

  刘娇娇是桃花村的美人,长的真叫个迷人,天生丽质,身材丰润,脸蛋俊俏,特别是那双狐狸眼,带着迷离秋水的媚劲,走路时更是一翘一翘的,迷死人不偿命。

  滕小春曾经几次偷袭过她,那手感不是一般的舒服,而是舒服的想抓着不放,恨不得时时粘在上面。

  “小黑,你爹怎么让你来找我啊?”滕小春边走边问,这货在打探敌情呢。

  滕小春知道,刘永茂在镇里务工,隔三差五回家一次。

  要是正好碰到刘永茂在家,那还急个屁啊。

  “我爹昨晚没回来。

  ”小黑才十岁,哪知道滕小春龌蹉的用心,不知不觉的,就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给了无耻之徒。

  “好,那我们再走快点。

  ”滕小春的心顿时燥热起来。

  原先二十几分钟的路程,滕小春今天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了。

  走进刘娇娇的睡房,滕小春的心顿时扑通、扑通的直跳,好像要跳出嗓子眼。

  我曰!这娘们穿着一条短裤衩和背心,一对雪白的大腿,莲藕一般的手臂和一些不重要的部位都袒露在外面,只是在腹部上随意的搭着一条薄薄的毯子。

  睡姿撩.人啊!“娘,娘,你醒醒啊,小春哥给你看病来了。

  ”小黑站在床头,轻轻的摇了摇刘娇娇的手臂。

  刘娇娇睁开眼睛,看到滕小春痴呆的眼神时,脸蛋微微一红,咳嗽了几声,柔软无力的说道:“小春,你……你来了啊。

  ”滕小春回过神来,暗自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兄弟,耐着点性子吧。

  滕小春把医药箱放在一旁,然后在床边坐下,关切的问道:“娇娇婶,你哪里不舒服?”刘娇娇又咳了几声嗽,难受的皱了皱眉头,“小春,我头晕,全身没有力气,还咳嗽,不想吃饭……”滕小春用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感觉不发烧,“娇娇婶,你可能是风寒感冒了,吃点药就没事了。

  ”“风寒感冒怎么还咳……”话没说完,刘娇娇又咳了几声。

  滕小春安慰她道:“偶尔有点咳嗽,这很正常,娇娇婶,不要太担心。

  ”刘娇娇红着脸道:“小春,你还是给婶子听一下肺部吧,我不太放心。

  ”听一下肺部?滕小春一愣,没想到刘娇娇竟然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天地良心,在来的路上,滕小春幻想过趁看病的时候,看一看刘娇娇的大腿什么的也就差不多行了,绝没有想可以听她的肺部。

  这样的好事,滕小春只是在做梦的时候梦到过,没想到今天就要梦想成真了!美梦来得太快,滕小春一下子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尼玛的,平时摸一下这女人的屁gu,她到处追着我骂,今天却这么主动,这不科学啊!该不会是刘娇娇吃药了外加觊觎小爷的美色已久吧?可就算你是发浪吧,也没理由装病找我呀!桃花村长三条腿的男人多了去,我跟你无情无爱的,凭什么这样的好事就找上我了呢?蹊跷,有蹊跷,大有蹊跷!滕小春不漏声色的说道:“既然婶子这么说,我只好听你的了。

  婶子,你把身子转过去,我从后面帮你听一下肺部。

  ”刘娇娇瞟了他一眼,娇羞的说道:“婶子没力气动了,你就在我身前听吧。

  ”我曰!这个女人竟然这样赤果果的沟引我啊。

  滕小春不知道该不该出手了。

  他是很想把听诊器放在刘娇娇肺的,但又有些担心。

  刘娇娇今天的表现,确实令他生疑。

  “小黑,有你小春哥在这儿,娘没事了,你出去玩吧。

  ”刘娇娇见滕小春迟迟不敢出手,还以为他顾虑到小黑,直接把儿子支走了。

  滕小春心中一凛,还把小黑支走了!到时候我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小春,愣着干嘛,快动手啊。

  ”见滕小春迟迟不敢下手,刘娇娇嗔了他一眼,忽然掀开毯子的一角。

  顿时,裹在外衣里面的一小片雪白呈现在了在滕小春眼里。

  滕小春顿时呆住了,呼吸为之一滞,拿着听诊器头的手在空中微微颤抖,却怎么也不敢贴上去。

  “小春,你怎么啦?”刘娇娇的脸蛋红得跟朵桃花,哪像是生病的人。

  滕小春咽了口口水,艰难的说道:“娇娇婶,你是知道的,我医术不行,你还是找永才叔给你看病吧。

  ”滕小春说完,站想起来开溜。

  此地太危险,不可久留。

  刘娇娇一把抓住滕小春的手臂,用尽全力将他往自己一侧的方向拉。

  滕小春根本就没防备刘娇娇会这么干,顿时想将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刘娇娇给推开。

  而这时,刘娇娇用力扣住了滕小春的腰,大声喊道:“非礼呀,非礼呀,快来人呐!”声音响亮,根本不像刚才那样柔软无力。

  滕小春还没完全明白过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骤然在门外响起,刘永才、刘大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了来。

  刘大庆一个箭步,快速冲到滕小春背后,非但不急于把滕小春从刘娇娇身上拉起来,还双手死死的摁住滕小春的屁股上。

  滕小春愣了一下,心想这个没用的死太监,难道有助纣为虐的倾向?“咔!咔!咔……”听到一声声类似快门按动的声音,滕小春猛然回头,刘永才站在门边,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方向,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幕,一脸的邪笑。

  我曰,刘永才在偷拍!“OK!”刘永才喊了一声,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机。

  紧接着,刘大庆也松开了摁在滕小春屁股上的双手,邪笑道:“小痞子,这回看你还怎么跟我们斗。

  ”“呜呜呜……”刘娇娇忽然痛哭起来,小手一下下捶打着滕小春的胸膛,“这个小痞子,他非礼我,我……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这时候,滕小春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一切原来是一场针对自己阴谋!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是要我把医务室拱手相让吗?呸!做你们的春秋美梦去吧!无端被人往头上扣屎盆子,说不恼才怪,但木已成舟,懊悔还有什么用。

  滕小春本就是个无赖,小痞子,他干脆趴在刘娇娇的身上不起来了,趁其不备,双手对着刘娇娇的小腿,狠狠的拧了两下。

  “哎哟!”刘娇娇吃痛,连哭都忘了,瞪着滕小春骂道:“你这小痞子,还敢来真的!”“娇娇婶,你不是说我非礼你吗?我现在就好好的非礼你。

  ”滕小春坏笑着,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哎哟,非礼啊!非礼啊……”这次,刘娇娇叫得比先前要痛苦得多了。

  刘大庆、刘永才是真的没有想到了,滕小春这货竟敢当着他们的面非礼刘娇娇。

  “小畜生!看你干的好事!”刘大庆怒道,从身后抓住了滕小春的衣领,想要把他给提起来。

  滕小春恼恨刘大庆的为人,毫不留情的飞起一记螳螂腿,狠狠地踢在刘大庆的小腿上。

  刘大庆哀叫一声,倒飞了出去,身躯碰到墙壁上,跌落到地上。

  刘永才见状,连忙拿起门框边的一根扁担,朝着滕小春的背心就是一记闷棍。

  滕小春听到背后传来的“呼呼”声,不要命似的连续几个滚动,闪到了一边。

  “啊–”杀猪声顿时响起。

  刘永才那记闷棍打在了刘娇娇的腹部,痛得她立即弓起了身躯,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滚落下来。

  这时,听到(爱女狂欢)刘娇娇呼喊声的邻居们已经冲到了屋里,很快就挤满了整个屋子。

  滕小春从床上站起来,指着刘永才道:“各位乡亲们,你们都看到了,打伤娇娇婶的可不是我,你们要给我作证哦。

  ”刘永才手里握着扁担的一头,另一头还落在刘娇娇露在外面的腹部上,一条乌青色的伤痕触目惊心。

  “哐当!”刘永才这才想起松开扁担,但一切已经晚了,乡亲们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铁证如山,刘永才百口难辩,“我……我……”刘娇娇的父亲刘长松拉着外甥小黑,从人群外面急匆匆的挤了进来,看到女儿身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时,心痛得差点要晕了过去,怒吼道:“这是谁下的狠手!”众人的目光又情不自禁的看向刘永才。

  刘长松虎目瞪着刘永才,“你干的?”看到刘长松吃人的模样,刘永才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嘴唇抖动着,惊慌失措的说道:“是……是我,不……不是……是我……”“你他娘的个币,敢对我女儿下这么毒的手!”刘长松看准刘永才的鼻子,就是一记直拳过去,也不管亲戚不亲戚了。

  别看刘长松年近六十,年轻时可是一把打猎的好手,劲足得很。

  

“谢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伤口么?快来呀!”看到老谢一副愣愣的样子,何秀兰心里一阵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难道我何秀兰还拿不下?“哦哦哦,对,看伤口!”老谢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何秀兰到底来这儿是干嘛来了。

  说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儿,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难道是她在试探?老谢有些拿不准这个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样,一个女人送上门来给自己占便宜,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来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吗?至于王小薇的事情,就算何秀兰出去乱说,老谢也完全可以说她就是到这儿来治病的,反正这事儿谁也没证据,还不睡凭空胡掐?“来来来,把你内衣脱下来,我看看你到底伤到哪儿了?”想通了事情的关键,老谢也逐渐变得主动了起来,伸出手就去扯何秀兰那里的衣服。

  当何秀兰那柔软出现在老谢面前的时候,老谢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几口,平静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话,那只能说,岁月似乎根本就没在何秀兰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迹。

  依旧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皮肤水嫩嫩的。

  看到老谢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骄傲看,何秀兰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虽然每次去赶集的时候,是经常有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偷偷盯着她看,但是老谢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乡唯一的医生,不知道看过多少女人的胸。

  能让老谢变成这幅样子,难道还不值得骄傲么?“怎么样谢哥?看出什么来了没有?是不是还得听一下心跳啊?”不由分说的,何秀兰直接拉过老谢的头,按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感受到胸前的满足感,和老谢那没有刮干净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肤上划过,何秀兰忍不住轻轻哼叫了一声。

  老谢此时却有些懵逼了,这个何秀兰,也太特么主动了吧?难道是寂寞过头了?不得不说,老谢的猜测还是蛮准的,何秀兰的老公是修桥的,为了挣钱,平时几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过节也回不来一趟。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兰如今正是三十岁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平常还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要么就是几岁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谢来劝架的时候,全村都看到了老谢那傲人的本钱,而何秀兰呢,早就春心荡漾了!“谢哥,怎么样?你有听到伤口在哪里么?”何秀兰的一双手在老谢头发林里摸过,又轻轻摸了摸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

  “额,找到伤口了,我去拿药,你先别动啊,我给你上点药,要不了多久就好了!”尽管老谢根本找不出何秀兰身上到底哪里有伤口,但是人何秀兰不是说了吗?伤在了胸口上,难道老谢还要主动去戳穿不成?“嗯,好啊,那麻烦谢哥了!”何秀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老谢对她身体痴迷的样子,何秀兰就感觉心里一阵骄傲。

  老谢拿出药罐子,在手上抹了一点,就想伸手往何秀兰的胸上涂。

  “诶,谢哥,这男女授受不亲,抹药这事儿,还是我自己来吧!”可正当关键的时候,何秀兰却一下子躲开了老谢的魔爪,飞快的披上了衣服。

  “卧槽!这个骚娘们什么意思?”老谢心里一阵郁闷,看到何秀兰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谢哥您忙,这个药啊,我就拿点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来找你噢~”何秀兰夺过老谢手里的药罐子,当着老谢的面穿好内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离开了老谢的家里。

  临出门前,还给老谢甩了一个极为暧昧的眼神。

  “妈的!何秀兰你这个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在这一瞬间,老谢在心里发誓,以后有机会,非要上了这女人不可!回过头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谢”,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最近的桃花运是怎么了?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没来个正经的!草草的做了点饭菜吃了以后,老谢取了两块腊肉提着,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老谢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没做以外,其余都算是做了,自家小情人没菜吃,自己总不可能坐视不管吧?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门前的时候,老谢正想敲门,突然却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老谢敲门的手一顿,下意识的趴在了门边,透过门缝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谁在吵架。

  仔细一看,原来是王小薇在接电话呢。

  “我爸妈就不是你爸妈了是吧?蒋宏博你个没良心的,当初你创业的时候是我把我家拆迁款给你的,你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吗?”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动,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我跟你说过我现在没钱了!我现在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你知道吗?我当初跟着你(夹逼自慰),跟我爸妈闹翻了,搞得我现在有家都回不了,你说让我相信你,可你看看你现在都干了什么?有了点小成绩你就去赌博!现在倾家荡产了,你满意了吗?”“蒋宏博我告诉你,我嫁到你们家这两年,我连班都没上,帮你打理工地,帮你照顾你爸妈,我整天跟个保姆一样,我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吗?你现在竟然这么对我,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说完这话以后,王小薇恨恨的挂了电话,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

  听到这些谈话,老谢恍然大悟,这蒋宏博竟然迷上了赌博?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谢在外面偷看,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老谢心里一阵心疼,连忙敲了敲门。

  “小微,开开门,我是你谢叔,我给你送东西来了!”一听说是老谢,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来,连忙打开了屋门。

  看到老谢那一瞬间,王小薇一把扑进了老谢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谢叔,蒋宏博这个混蛋,赌博输了,竟然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来还债!”“什么?蒋宏博是这么说的?”听到王小薇的话,老谢心里宛如响起了一声惊雷。

  “嗯呢!他说他现在欠了别人好几十万,实在是还不起,债主那边说了,要我去陪人家睡一个月,要不然就得还钱!”王小薇靠在老谢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哽咽着解释道。

  “妈的,这个蒋宏博也太没良心了吧!”那一瞬间,老谢只感觉一阵无名火起,但随即又紧紧抱住了王小薇。

  这个时候,最难受的恐怕还是她了吧?“小微,你听谢叔一句话,跟他离婚吧!别跟着他过了,你要实在怕嫁不出去,你谢叔我娶你!”老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呜呜呜,谢叔,我也想离婚啊!可是,我问过律师那边了,蒋宏博的债是我们结婚以后才欠下的,就算是我们离婚,我也会背负一半的债务,我当初为了嫁给蒋宏博,跟家里人闹翻了,我一个人哪儿去弄几十万来还债啊!”王小微抱着老谢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似乎要把结婚这几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一样。

  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离村子比较远,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这哭声,还以为老谢把人家怎么样了呢。

  “好了别哭了,乖,钱的问题慢慢想办法啊,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你得先跟他离婚啊,要不然,他肯定会越欠越多的,到时候你就更没办法摆脱他了!”老谢一边拍着王小薇的肩膀,一边轻声安慰道。

  “呜呜呜!谢叔,我嫁给他的时候,他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他说他要创业,我背着家里,把我们家几十万的拆迁款偷偷拿出来给他,他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呜呜呜,他还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他真的有把我当成是他老婆么?呜呜呜…”“好了,乖,小微乖啊,不哭不哭,谢叔在呢!”这一瞬间,老谢心里多了很多想法。

  他好想告诉王小薇,没事,别怕,还有他呢!可是,老谢也知道,他只是个农村人,也没什么文化,初中毕业就没再上过学了,除了会这一手医术以外别无所长,虽然这几十年来给人看病是攒了一些钱,但是也仅仅只有几万块,根本就不够帮王小薇还债的啊!这一瞬间,老谢想了很多,他原本以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图她年轻的身体,一时兴起,但是这一刻,老谢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儿,想给她一个依靠。

  “谢叔,你说我是不是好傻。

  ”良久,王小薇轻轻抬起头,看向了老谢。

  这一瞬间,阳光从老谢的背后直射而来,形成了一个背景,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还有那唏嘘的胡渣,和那温暖的胸膛,在这一刻,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脑子里。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b.aspx?7270.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b.aspx?660.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b.aspx?6123.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b.aspx?3070.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b.aspx?4869.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b.aspx?3606.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b.aspx?308.html

https://www.custom-bands.com/twb.aspx?190.html